前幾天跟個多年不見的老同事見面,她陽光燦爛、豐滿性感、拼勁十足、獨立有想法,在美國工作超過十年,結過一次婚,和在一起十年多的男人離婚後,開啟了交友軟體的旅程,她展示給我看她約會過的男人,普遍多是白人,我好奇(但有點沒禮貌)地問她:白人是不是比較是她的菜,她說其實各種人種她都會試著約會,離婚後也想過找個同文同種的亞洲人交往,然後她大笑著說:「我滑他們右邊,但都沒有人跟我配對成功啊!其他種人,只要我滑右,基本上沒有不配對成功的。」

身邊有不少這種例子,她們自嘲:「我不是台灣人喜歡的類型」、「我在台灣都沒有人喜歡,去了國外變得很受歡迎」。在我年紀還小的時候,就有男性朋友直接跟我說:「我覺得你是老外的菜」,我問:「你這是誇獎我還是…?」

他說:「因為你的眼睛小小的,臉很平啊,應該是老外喜歡的吧。」

小時候聽到這話,其實有被傷害的感覺,也覺得自己永遠無法成為男生喜歡的「漂亮女生」,但現在完全就是會很坦然的接受,這並不是批評,只是單純對外表的論述。也許在他嘴裡有貶義,但在我耳裡是中性的評論。

我會笑著回他:「謝謝你的誇獎,我想全世界的老外加起來比全台灣的男人乘以10倍還多。」

亞洲女人在國外為什麼特別受歡迎?

我對這件事一直存有很大的好奇,當亞洲人崇尚外國女子的長睫毛、大眼睛、立體五官時,以白人為大宗的國家的男人如美國、歐洲、紐澳卻很喜歡亞洲女人,OkCupid 曾經做過一份調查報告,在他們的APP上,以美國來說,最受歡迎的是亞洲女人,最不受歡迎的是亞洲男人,有趣吧?

傳統上來說,有些白種男人對亞洲女人的愛好其實源自於帶著種族偏見的歷史背景,從二戰之後對亞洲的了解,他們普遍認為亞洲女人比較順從、以家庭為重、黑髮很性感、深色眼睛很神秘、身材比較嬌小、比較女性化,現代一點的則認為亞洲女人通常兼具外貌及腦袋、比較不難搞、不會畫太濃的妝。

“Yellow Fever” 或 “Asian Fetish”

在這種帶有偏見的情況下,特別迷戀亞洲女人的人在國外其實是有點變態的行為,被稱之為 Yellow Fever 或 Asian Fetish (迷戀亞洲人的癖好)。很多亞洲女人在受到許多白人歡迎的同時,又會很疑惑對方到底是喜歡膚色,還是喜歡自己。有個社會觀察的影片,要讓21個男人要在短時間選擇四個女人,亞洲女生第一時間獲得最多人選擇,其他人馬上就說 “She is Asian. “ 好像不是因為她特別漂亮、特別有趣,而只是她是亞洲人,這樣的刻板印象在國外的生活中層出不窮。

許多亞裔女性在成長過程中常遭到這樣偏見的對待,和左右為難的窘境,如果自己和白人男性約會,好像對方一定就是有Asian Fetish的變態,或是自己特別愛白人。很多影片或表演藝術創作都有跟Asian Fetish 相關的演繹,有個亞裔美籍的喜劇演員在她某一次演出中就戲謔的表示,每次她跟白人男性開始約會,就要先調查對方是不是只交亞洲女友、家裡是不是有收藏書法之類的,如果有這類對亞洲的迷戀,那就有可能是帶著奇怪癖好的變態。

對美的詮釋很多元

摒除掉這類有點變態或帶有種族偏見的思維,現實中的現代亞洲女人並不一定順從、不一定以家庭為重、不一定不畫濃妝、不一定不難搞,我認為很多外國人(歐美紐澳)對亞洲女性的愛好單純是對於「美」的詮釋更多元,各種體型、臉型、五官樣貌都有不一樣的美,基本上只要健康、有自信、把自己打理得得體,每個人的外表都是獨一無二的,並不是只有白皮膚、大眼睛、長髮、纖細的女生才是美麗,還有要長久交往,內在、價值觀、思想和相處上的契合度也非常重要。

美是一種氣質,而不是特定的輪廓;身材也是,環肥燕瘦各有所好,年紀更不是喜歡一個人的重點。我個人十分厭惡某些台灣男人在媒體或社群上對於女性外貌和身材的批評貶低,因為年紀關係而認為女性價值越來越低,或是依女性的婚姻生育狀況來評斷對方的人生成就,實在是狹隘到不行的過時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