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宣布重要的事情,我實在有點不在行,就這樣分享一下好了:我跟老爺訂婚了。

我從交往不知道多久就暗示過他「我不喜歡鑽戒」,因為我一直覺得鑽石的價值來自於行銷,它的本身只是碳,卻在歷史上造成很多的人流血和死亡,這樣的東西我不喜歡。

事實上他也沒有說過要買鑽戒給我。

交往快五年了,有一天他才忽然問我了一個問題,我回他「好啊。」

後來,他說那個就是求婚。

有天他向前老闆分享喜訊,前老闆問我:「他是怎麼求婚的?」
我說:「他什麼也沒做。」
「你怎麼沒有刁難他?你人太好了啦!」前老闆抱不平。
我笑笑的,以後想要刁難的機會多得是。

又過了一陣子,老爺隨性說出:「我們需要去買個東西。」
「什麼?」
「戒指,哈哈哈哈哈!」

然後又過了好一陣子,中間我問過他要不要去看戒指,他說他還沒準備好。

對預算還算有共識,說好了我付他的、他付我的,挑戒指當天就跟挑伴侶一樣有效率(路線我還先想好,從捷運站開始怎麼走最順)。從V牌開始,在網路上早就看好了想試的款式,大概5分鐘內決定劃掉,接著到 T牌 ,老爺看中了他的命定戒,很喜歡但很貴,我則偏好C牌某戒,姐妹們一致稱好,以上大概只花了30分鐘。

最後到了先預約好的 I-Primo ,走到位置上坐下短短一分鐘,貼心的店員還在忙進忙出時,老爺就小聲跟我說:他想要某個在遠處的戒指,一分鐘他已選好(就跟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一樣嗎?)

接著幾乎都是我試,店員還是讓他試完一輪,他「還是」最喜歡第一眼看到的那個戒指。

雖然我打從一開始說不要鑽石,最後被店員說服,以美感來說,還是要有一點裝飾比較好,好吧,用放大鏡才看得到的大小我就接受了。下訂時,發現老爺的戒指比我的還貴,而且因為製作較複雜要等很久,保養起來也是很多小細節,店員細心的解釋了很多,相較之下,我的彷彿特別普通。

以上這些是大概五月初的事了。

我們在七月底終於去拿據說從歐洲寄來的戒指了,不同的店員,但一樣盡責的滿臉笑意、幸福洋溢:「要開箱囉!你們興奮嗎?」
老爺一臉無感,有種送貨員只是來取貨簽收的樣子,事實上我心裡也是真的還好,因為又不是不知道是哪一款,但店員如此親切,只好也高八度的說:「很不錯啊!!」

Blake & 老爺的婚戒

開箱、驗貨、了解售後服務,店員說不需要帶保證卡,他們的戒指裡面都有LOGO,我便仔細的想找戒指裡面的 LOGO 在哪,欸?

「對!你們當時有刻字喔!」店員再次笑臉盈盈地說(我們真的是完全忘記這回事。)

最後還有一個拍立得的環節,照片上我旁邊的男子毫無表情,希望事後店員不要跟其他同事八卦說他是被我逼婚,真的不是!

進入人生下一個階段我是很開心的,但沒有覺得結婚代表一段關係的「終點」或「成功」,只是我們攜手共度的事件之一。

至於他是問了什麼問題代表求婚,男生朋友覺得超級無敵浪漫,女生朋友和我則是滿頭霧水。我們下一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