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Facebook 營運長 Sheryl Sandberg 所寫的的 “Lean in” 《挺身而進》雖然不是新書,但隔了幾年看起來卻格外有感觸,尤其在今天,許多國領導人,包括台灣總統都由女性擔任。身在這個時代並生於台灣的女性其實算是非常幸運的,很多連歐美先進國家都沒有的權利,例如育嬰假、生理假,在台灣逐漸變得必要且理所當然。這些都要歸功於持續為了女性權利奮鬥的前輩們,而我們當然不能止於此。

從大學接觸到我們所謂的女性特質和男性氣概,開始反思很多原本對男女既定的印象,Sandberg書中寫到了許多男性對女性的不尊重、女性對其他女性的排斥、女性自我的沒有自信,其實都不是任何人的錯,只是我們長期被灌輸了一種印象,若是沒有人提出異議,我們就會覺得那是合理的、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新的觀念不一定完全合理或符合現實,但需要被提出、被反覆辯證,讓我們知道自己是有選擇的。

就權益上,我們的確獲得了很多,但觀念上,我們仍需要很多很多的進步。

誰說女人就該情緒化?

我曾經看過一個經濟學的研究,如果歷史上都是由女性擔任國家或是財經領導人,世界的經濟就不會這麼動盪,也不會有這麼多戰爭和悲劇發生。我們無法得知這樣的推測是否正確,卻是一個很優雅的另類誇獎。

然而曾經在過去的一份工作中,男老闆做了不合理的工作指派且態度不佳,因此女設計師非常直接的表達出自己的不滿,並且拒絕執行。男老闆因而跟另外一名男設計師說「她們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啦,你幫忙做一下吧。」

聽到這件事讓同身為女性的我感到十分不悅,男性表達想法時被稱為據理力爭,女性表達想法時就被稱為情緒化,就我在職場的經驗,情緒化與男女無關,完全是個人情緒管理問題,「你們女生都怎樣怎樣」真的是非常具有偏見的描述。

一群女人就必須勾心鬥角?

一個女人很多的環境,不論是工作或團體,常常會讓人覺得「哎唷,這麼多女生在一起,一定很恐怖。」但就我讀女校的經驗、大學班上也都是女生為主、工作後更幾乎同事都是女性的經驗,我從來不覺得一群女生有多恐怖,反而在這樣的環境中,大家很習慣互相幫助,各司其職。

勾心鬥角絕對不是女人的專利,男人也會在職場上爭權奪利、搞手段,只是在社會眼中,那些爭鬥好像被合理化,是一個男人為了往上爬所作出的努力。那麼女人呢?若是有一半的心思,就好像喪失了女性該有的溫婉、賢淑,反而變得強勢、霸道。我覺得這就是女人被賦予「愛勾心鬥角」這個標籤的原因,其實勾心鬥角是看人,不是性別呀!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這麼多不平衡看待兩性的視角,卻有許許多多的責難是來自於女人自己,婆婆責備媳婦不顧家還要去外面工作、年輕女孩背後說著主管很強勢所以嫁不出去、一個媽媽怪罪另一個媽媽沒有餵母奶、媽媽數落女兒老大不小還不結婚,好像所有的痛苦或辛苦,都要一起承擔,沒吃到苦就是不盡責、不像個女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要進入家庭、要奮鬥事業、要與公婆同住、要去環遊世界…….. 都不關其他人的事,每個女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人,沒有一定要怎樣才是「完美女人」。

工作和感情不需要二選一

工作和感情、家庭是 Sandberg 書中不斷提起的議題,大部分的女性進入家庭就開始面臨抉擇,要放棄職涯進入家庭,還是持續工作,因而錯過孩子成長?以Sandberg的觀點來說,她認為每一種選擇都該被尊重,但往往大家會更傾向鼓勵女性投身家庭,即使嘴上不說,社會上的風氣也是會認為一個投身工作的女人不是好媽媽。因此職業婦女就需要更努力的證明自己就算工作,也還是能扮演好媽媽和太太的角色。所以當男人只需要把「賺錢」這件事做好,好像就完成任務了,女人卻需要工作賺錢、做家事、照顧小孩、教育小孩,男人若是「幫忙」多做一點家事,似乎就好棒棒了,可是其實兩個人在外工作時間也許是一樣長的。

我不認為女人該選擇其中一樣,就拿我身邊的兩個例子來說,我的媽媽一直是職業婦女,到幾年前才退休,我卻從來不認為我的成長過程她有一絲一毫的缺席,她沒有天天煮飯,也不會天天打掃家裡,但爸爸會幫忙洗碗、偶爾幫忙掃地、吸地、倒垃圾,接送我和妹妹,假日全家人一起出去踏青。

工作不是以賺多、賺少來衡量其價值,或是決定該不該繼續做,家事和孩子也不是女人天生的職責。另一個同年紀已經有兩個孩子的好朋友,則決定辭去原本的全職工作陪伴孩子成長,同時希望可以做點事情,於是開始了自己的 YouTube 英文教學頻道,也是做得有聲有色。她並沒有因為投身家庭而放棄自己的事業,只是從能掌握的方向來執行。

不用為了感情放棄工作的同時,我也不認為全心投入工作而完全放棄追求感情或家庭是好的,除非你真的很特別,非常樂於自己一個人過一生,只求有個在工作上有很好的成就,不然每個人在有個(成熟且互相尊重)伴侶的狀況下,幸福度都會比較高。若是完全放棄感情或親密關係的維持,而逃避式的一味追求職場上的成就,隨著年紀越大,也會越難進入一段關係,因此變成惡性循環。

當然,女人有女人的困擾,男人也有很多說不出口的苦、社會附加的壓力,因此我們都該更多的設身處地為對方思考,更多的了解、更多的尊重、更多的體諒,才能成就更正向的兩性關係,也就不用這麼多的「靠北」系列了。

延伸閱讀:「賢慧」再也不是擇偶的必要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