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軟體使用經驗 之 與老爺的三次約會

前情提要——

我與老爺(交往多年的伴侶、台裔美國人、工程師)在交友軟體上認識,之後還一起踏上世界旅行,後來因為COVID-19疫情回台灣避難,目前定居台北,至今(2021/8)已經交往四年。許多人不認為交友軟體上會遇到「合理正常」甚至是優質的對象,都會問我是用什麼APP、當初是怎麼認識的、與對方的約會經驗等等,所以在粉絲團上分享了幾篇,在此整理成文章與更多人分享。

交友軟體使用經驗:和老爺第一次約會
當年的 Commune A7,交往期間我們也常去那邊約會,真的好懷念啊!

和老爺的第一次約會,我對他有聊得來的好感,但沒有怦然心動的火花。

那時候8月底還有點熱,我穿著貓頭鷹圖騰的透膚綁帶背心、鵝黃色的短褲和一雙白色帆布鞋,下班後從101大樓的二樓手扶梯下樓時,遠遠就看到他站在鋼琴旁等我。他穿著格子襯衫,和一件我到現在還是不喜歡的直筒牛仔褲,腳下是Adidas的帆布鞋,頭髮短短的戴著黑框眼鏡,第一眼對外表的印象不特別驚艷,只覺得就是個工程師。

一見面寒暄了幾句,他遞上舊金山知名 Ghiradelli 的巧克力棒作為見面小禮,這點倒是蠻加分,因為剛好是我很喜歡的牌子,又感覺蠻貼心。(在一起後他說他帶了一大堆巧克力來台灣,跟每個女生第一次約會就送一條,還沒發完就認識我了,後來把全部巧克力給我,叫我拿去送同事朋友。)

第一次約會我選在 Commune A7,因為是戶外的公開場合,一方面安全、輕鬆,又有很多食物種類可以選,我們挑了間簡單的麵店,我說我要去買三麥的啤酒,他很紳士風度的問我要喝什麼,他去買,那我付麵的錢,一切都很自然,沒有刻意要請客也沒有要計較誰多付少付的問題。

吃晚飯的期間,我們聊得很開心,決定去一個我很喜歡的酒吧續攤,繼續聊他土耳其的旅行,和我們各自去秘魯的經驗。

準備離開之際,我看他的調酒一口都沒喝,就問他說:「你不喝嗎?」

天啊,我覺得超浪費,就拿起來一口乾掉,完全不掩飾真實的酒鬼形象。

後來他叫了 Uber 送我回家,在樓下問我「可以再約你嗎?」所以我們約了當週的週日見面。但週日下雨,我當時也沒特別喜歡,所以就用下雨這個理由婉拒邀約。

老爺的版本是:

第一次看到,覺得「妝不會太濃」、「肉肉的」、「打扮休閒不會太誇張」,然後又單身很久了,可以試試看這樣。(是不是很想打他)還有,當天下雨我拿出拖鞋換上,這個有加分(?!)

交友軟體使用經驗:和老爺第二次約會
當時公司在101的時候,每天都會傳高空夕陽給老爺看,他也會很積極的回覆:好美、今天晚上要幹嘛之類的,現在傳這種美照,他只會給我一個 👍 或❓ 。

和老爺的第二次約會,只記得… 他牽了我的手。

推掉週日之約後,他馬上問說:「那要改約什麼時候?」

雖然我當時沒有特別有約會的慾望,但還是秉持著要給人家三次機會的心態,就約了週間的一天晚上去吃居酒屋串燒,這次餐廳是他找,選擇也還算不錯。

完全不記得那天我們各自穿了什麼、不記得我們怎麼去到餐廳、不記得吃了哪些東西,只記得走的時候他一把牽住我的手,然後我反射動作秒抽走,完全沒有任何小鹿亂撞的心動感,第一時間只有想說:「你幹嘛!」

老爺還很白目的直接問:「太快了嗎?」(他是用英文說 Too soon?)

當時想說,好吧,我的身體反應好真實,大概是無望了,但我記得我們還是很自然的繼續聊天,後續傳訊息也都還算正常,不過我當時的心態是有點默默想要淡出了…

後來問老爺的版本——

  • 我:「你那時候是不是很喜歡我?第二次約會就要牽人家的手喔?」
  • 爺:「還好吧,就手放在那邊,不牽白不牽啊。」
  • 我:「哪有這樣的,你不知道牽手是有意義的嗎?」
  • 爺:「第二次約會牽手很正常吧,可能你們台灣人比較保守吧~」

屁勒!

交友軟體使用經驗:和老爺第三次約會
當時在華山對面的咖啡店,因為一直在想怎麼結束約會,所以對著咖啡發呆。

我和老爺第三次約會,幸好不是最後一次。

有了前一次約會的經驗和認知,第三次約會我自己就顯得興致缺缺,感覺是硬著頭皮、抱著想完成任務的心態答應的。

這天是週末,我們約了一起去看《微型展-田中達也的奇幻世界》,那時候展覽已經快結束了,所以一抵達就發現排隊的人龍綿延到外面的廣場,天氣還是一樣很熱,我開始有點不耐煩。兩個人決定找找還有什麼其他展可以看,發現華山有高第的建築展,就從中正紀年堂走到華山。

◈ 小提醒,天氣炎熱的日子真的不要這樣想不開,能搭車就搭車,不然一熱很容易毀了約會心情。

走到了華山我又更煩躁了,看展的時候老爺一直在我旁邊晃來晃去,殊不知我多想一個人靜靜的看展(和思考怎麼結束這場約會…),唯一好處是終於可以吹冷氣了。

快轉到看完展覽,一起到華山對面喝咖啡,我一樣看起來悶悶不樂,老爺問我「怎麼了」,我也只是冷冷的說「沒事啊」,其實一心只想趕快回家。

終於,要去搭公車了,往公車站的路上。

他忽然問我:「所以,我們現在到底是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就是你覺得,我們是只能當朋友,還是有機會發展下去啊?」

當下我瞬間覺得超緊張,從來沒有人直接的這樣問我,也開始結結巴巴,「嗯…. 現在,就是朋友啊… 以後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啊!」

老爺開始表示他有興趣想要繼續約會,但我好像變得愛理不理,很奇怪,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什麼。
瞬間覺得如此直接的他變得很有魅力(?!)

我就說了一個為什麼自己會這樣的爛理由:「因為之前都是遠距,我怕你也只是來台灣一下子又回去美國,我不想要再遠距了。」

然後他就說了一切大翻盤的那句話… 「我可以為了你留在台灣。」

當下的確是有點怦然心動的。

劇情演到這,應該要像《海角七號》演的「你留下來,或我跟你走」接著大擁吻吧!但沒有,這時候我的公車來了,怕錯過下一班要等很久,我招了手、匆匆道別,然後就上公車走了… 留下在原地傻眼的他。

老爺的版本:

那時候本來就決定要定居在台灣一陣子了啊。

後記——

想說剛認識的故事就寫到這邊,因為後來第四、五次的約會就沒什麼戲劇性了,開始熱戀中的看電影、吃飯、送花、旅行,好像也沒有太特別了。不過老爺一直認為是我跟他告白的,只因為我說了一句「當我的男朋友會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