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 安(以下簡稱安) 和 Mr. 羅(以下簡稱羅)(皆為化名) 是在「 Tinder 上認識的夫妻 」,交往一年後結婚,目前婚齡約半年,兩人在世界不同地方生活,目前長居西班牙。

Miss 安 和 Mr. 羅 跟我一樣,都不認為有所謂「世上唯一」的另一半(the one),而是他們剛好用 Tinder 這個管道遇見很適合的彼此,憧憬並實踐了同樣想要的生活方式,過著物質不奢華但心靈富足的旅居生活(Nomadic Lifestyle),他們不被傳統社會價值所侷限,充分地看見對方最美好的那一面、也擁抱對方最脆弱的時刻。

以下為重新編輯後的訪談內容:

一開始使用交友軟體的動機是什麼呢?

安: 那時候剛和男友分手很心碎,就下載了 Tinder,為的是能認識自己社交圈以外的人。在這過程中有好有壞,我讓自己去約很多會,甚至一個晚上見兩個約會對象,好的那一面讓我覺得自己很受歡迎、很有魅力,可以享受各種有意義、有深度的對話,交換許多多元、有變化的故事,也讓我感覺在這個約會的情境中成為主角,然而另一方面,我把數量看得比質量更重要,卻有點混淆了迷戀和愛的感覺,常常在約會後感覺被掏空。

羅: 我用交友軟體很久了,沒什麼太特別的,一開始也不是認真的想要找什麼長期伴侶,就是想認識朋友、約會這樣。

很多人在交友軟體上都會說只是想「交朋友」,你們覺得這是真的「只想」交朋友嗎?

安: 我認為那是給自己和對方設的界線,這樣說,只要感覺不對,可以用這個理由拒絕對方,「我只是想交朋友,沒有想要更深入的關係」,其實都只是說說而已。

對Miss 安來說,使用交友軟體有真的為失戀療傷嗎?

安: 算是一個同時破壞和療癒的過程,我在約會的過程中找到自信、感覺自己值得,但在這個過程中,因為不清楚自己追求的東西是什麼,所以也不斷地被重複傷害。

對使用交友軟體約會的感受?

安: 我覺得對女生可能是好事?以我的例子來說,傳統上認為女生主動很不OK,但在交友軟體上,我就比較能主動出擊,而不會覺得自己被貶低。

羅: 「約會」本身並沒有大家普遍說的那麼痛苦,我認為會覺得心累是因為人們對於約會的期待太高,因此很容易失望,太想要找到那個閃閃發光的東西、渴求創造連結,像在紐約,很多人都只在乎賺錢、買車,有次我說「我並不想要賺很多錢」,我可以看到對方眼裡的失望。

交友軟體上很多人都放了過多的心力在營造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一點也不想要這樣,隨便選幾張照片,好像也沒特別寫什麼吧。(安: 我當時很認真打造我的個人檔案耶!)

你可以看到很多人的人生都沒什麼目標、已經停止思考、盲目賺錢,然後領養個寵物,就這樣。所以我通常不太和同一個人約會兩次或三次,沒有什麼樂趣。

我可以感覺到台灣的女生更在乎傳統價值、也更真誠,而且我覺得女生普遍、差不多 98% 都很棒,男生就不一定了… 所以在約會市場的女生其實蠻辛苦的。

有遇過什麼恐怖的約會對象嗎?

安: 有過吸毒的、很勢利眼的。有次在台灣,和一個哈佛畢業的男生約會,很自以為是,講沒兩句就問我跟他約會,是不是因為我想要拿美國籍!

羅: 有嚴重酗酒的、也有瘋瘋的女生,還有很多用各種理由放鴿子的。
記得有次約一個女生去喝咖啡,她說她想去喝拿種「很厲害的調酒」,我說我才不要花快 $600 喝一小杯調酒,那不是我。

你有用過其他交友軟體嗎?有什麼感覺?

安: 我還有用過 Coffee Meets Bagel,因為朋友跟我推薦上面有蠻多不錯的異性,的確是,但我一打開完全不知道怎麼用,就刪掉了。

延伸閱讀:專為女性設計的交友APP:CMB (Coffee Meets Bagel) 馬上遇見你的貝果

你們怎麼開始對話?想認識對方的原因是什麼呢?

羅: 我看到她在自介裡面寫了《The Art of Learning》這本書,完全吸引我的注意力,想說會看這本書的女生一定很有想法、很有趣,就寫了訊息給她。

安: 我一開始看到他的資料,有和小孩的合照、很迷人、在船上,又是MIT畢業的,感覺就是一個很棒,但不認為是會跟我在一起的男人,後來聊了天發現他其實很腳踏實地,沒有照片上那麼高高在上的感覺。

第一次見面的情況是怎麼樣呢?

安: 我們三月在 Tinder 上認識,結果第一次約會我就放了他鴿子… 我太害怕、太緊張,擔心自己不夠好,所以臨時取消了約會。

羅: 那時候我是短期在台灣,後來去了峇里島、泰國,做我自己的事情,老實說我那時候也忘記 Miss 安了。

安: 但我一直默默追蹤他,他的線上教學課程、Podcast、Instagram 我都有看,越看越覺得他真的很優秀、很吸引人。當時有留 WhatsApp,半年後 Mr.羅忽然傳訊息問我如果還是單身,要不要出來約會?那時候我已經差不多放棄要找個對象的想法,所以也就沒有想太多,或抱太高的期望,反而很自然的去約會了。

羅: 那第一次約會後,就開始第二次、第三次約會了。那之後我就把我的心都給Miss 安了(笑)。

安: 一開始我每個禮拜都擔心他會跟我分手,因為他實在太完美,又有MIT的學歷,讓我覺得他這樣 Type A 的人不會以感情為重,不認為他會認真看待我們的約會或感情。

見面時,對方在線上和現實生活中有什麼差異嗎?

羅: 我很喜歡她真實生活中的個性。
安: 因為他長蠻帥,我印象中帥的男生通常都不太高,但他本人是高的,所以又更迷人了!在網路上會感覺他是那種對女生有點壞壞、有點怪的類型,但其實他本人非常善良和大方。

你們怎麼認定對方是你想共度一生的對象?

安: Mr. 羅 常常讓我從新的、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感覺跟他在一起我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另一方面,我覺得能接受我的脆弱很重要,之前的對象往往會在我不像他們預期的時候,逃走或用言語攻擊我,而 Mr. 羅 則是讓我意識到我的恐懼從何而來,告訴我:「不管怎樣他都在。」

我們都是很重視家庭的人,有相似的價值觀、還有在彼此面前能自在的展現自己,我覺得是很重要的原因。

羅: Miss 安 很真誠,我對她從一開始就有很深的情感連結,她也是一個很愛家庭的人,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家人在台中,她住台北但每個禮拜都回台中,我沒有聽到哪一個女生可以這樣做的。

在感情上,有什麼挑戰是因為你們是在網路認識而發生的嗎?

好像沒有,只有一開始 Miss 安 沒有讓爸媽知道我們是在網路上認識的。其他感情上的挑戰比較像是文化不同會需要互相學習和調整。

如果要用1-5 (1=最低、5=最高)評估你的幸福度,你覺得你們在哪個程度,為什麼?

羅: 五分是滿分嗎?那是20分。因為我們一起的生活完全出乎我的想像!
安: 我們都蠻懂得如何跟對方相處的,這次訪問讓我好像又再重新愛上Mr. 羅一次。

延伸閱讀:幸福快樂從何而來?不是脫單了就會快樂

你會給想要使用交友軟體的單身男女什麼建議呢?

心態很重要,保持平常心,如果心理強度不是很強的人,可能不是很適合。想要把交友軟體當作分手後的療傷管道(像 Miss 安之前一樣)的也很容易遇到同樣的困難,這只是認識朋友的管道之一,只有把自己調整好了,不把對方當成浮木,才更有機會遇到對的人。